欢迎光临中国民主建国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官网!

联系电话:0991-4596878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学习与研究  >> 查看详情

【民建先贤】胡厥文的“抗战胡子”

发布时间:2023-04-17    作者:    阅读:3052次    来源:民建中央网站

  “在我父亲的一生中,支持抗战是他立志顷尽全力去做的一大事。”
            ——胡厥文之子胡士华语  央视十套《讲述》栏目曾推出《去大后方》系列报道,报道第一辑就提到了曾任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主任委员及中央委员会主席的胡厥文,笔者连忙翻开史料,并电话采访了胡厥文之子胡士华,一个有血有肉,为了支持抗战不遗余力的胡厥文的高大形象便渐渐浮现出来。   1932年初,东北三省沦陷,时任上海机器业同业工会主任委员、新民机器厂厂长的胡厥文远望东北,忧思难平,提笔写下“伤强邻瞰视而不察也”一诗表达对祖国前途的忧虑,诗曰:   众人昭昭兮,我独浑浑。  众人察察兮,我独昏昏。   举世皆优游,我东望而愁增。   没想不到一个月,战火就烧到了上海。1月28日深夜,日寇大举入侵上海闸北、江湾、吴淞等处,虽然日军装备精良,而我方武器落后且弹药供应不足,但是蔡廷锴所部十九路军还是奋起抗击,“淞沪抗战”爆发。抗击侵略者的炮声使胡厥文感到鼓舞,他原本与十九路军一个叫翁照垣的旅长相熟,得知敌我装备相差悬殊的情况后,立即与翁旅长取得联系,主动提出要为军队提供支援。胡厥文日夜奔走呼吁,发动全市工商界支援抗战,组织弹药生产。由机器同业公会发起,将一些易于迁移的灵便小车床、钳工台和各种加工工具集中,抽调工人,轮班生产,日夜苦战,赶制了一批批手榴弹、地雷和攻击装甲车的穿甲弹送往前线。后来上海兵工厂厂长阮尚玠找到胡厥文,希望机器同业公会支援兵工厂完成承制迫击炮弹的任务。胡厥文立即通过同业公会组织了40余名优秀的翻砂工人前往支援,使该厂日产量一下子增加了五倍,保证了炮弹的供应。加紧弹药生产的同时,胡厥文也看到十九路军的官兵们衣着单薄,在早春2月的风雪中艰苦作战,他就让自己的妻子找出家里的布料和丝绵,缝制背心送往前线,在他的带动下,机器同业工会的家属们也纷纷开始赶制棉衣送到将士手中。 十九路军在上海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援下,英勇抗敌,粉碎了日军扬言四小时占领上海的狂言。日军死伤万余,三易主帅,速战速决的野心彻底破灭。   当时,日军将作战指挥部设在排水量为9800吨的日本海军第三战队的旗舰“出云舰”上,阮尚玠又一次找到胡厥文,商议炸掉“出云舰”,给日寇以致命打击,胡厥文欣然同意,并立即投入行动。经过研究,拟定了由潜水员将水雷推至该舰起爆的方案。为了解决大型水雷的制备,胡厥文和阮尚玠一起到上海兵工厂,在旧仓库里找到一枚旧的水雷外壳,重新配制引信,装好炸药,将其制成了一枚500磅的大水雷,然后把40只空的火油桶密封好,固定在一起,再将水雷固定在下面,成为一枚能在水下推行的秘密武器。在一个不眠之夜,胡厥文挥泪送别准备与“出云舰”同归于尽的壮士,眼看着浮桶式的水雷在潜水员的推动下,逐步向敌舰靠近。由于控制爆炸的电闸在岸边,远看水雷已逼近敌舰,敌舰似已察觉,按计算的时间也到了,控制的人便启动了电闸,一声巨响,无数根雪白的水柱射向天空,可惜当时水雷爆炸点离敌舰尚有四码,未能把出云舰炸沉。虽然功亏一篑,但这一壮举在上海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第二天,上海《申报》以《昨午水雷爆发,日舰“出云”几被炸毁》为题,报导了这条新闻,《大美晚报》也作了类似报导,极大地鼓舞了民众的精神。壮志未酬,但胡厥文雄心不减,他特意找了一枚大炮弹头,挥笔在上面写下“抗日必胜”四个大字,经镀铬处理后,放在上海牛庄路合作五金公司办事处的办公桌上,以示决心。   由于国民党政府蓄意破坏,十九路军被迫从上海撤退,淞沪抗战只坚持了33天就告结束。这短暂的33天是胡厥文有生以来情绪最高昂的日子,他扑在各项抗日救亡活动中,废寝忘食,日夜奔忙,甚至都顾不上理发和剃须,以致胡须长了满腮,人家还以为他准备要做个“美髯公”。可是国民政府蓄意破坏上海军民抗战,与日本签订《淞沪停战协定》,这给胡厥文兜头浇了一桶冷水,激起了他对国民政府不抵抗政策的极大愤慨,他一怒之下表示不再剃须,要“蓄之以记国难,等赶走了倭寇时再剃。”   1937年发生“八•一三”事,日军侵占上海,为了保存民族工业,不作亡国奴,胡厥文更是千方百计,坚决抗日。为了能长期支援抗战,胡厥文组织动员江、浙、沪、宁百余家工厂,西迁祖国大西南,生产军需民品,迁厂过程艰辛辗转,几可用壮烈形容,期间个人损失更是无法计数,胡厥文的个人财产就是在迁徙过程中被悉数炸毁。但民族工业家们不顾个人安危不计个人损失,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胜利完成了工厂内迁的艰巨任务,为奠定大后方工业基础做出了巨大贡献。   从九•一八到一•二八,再到八•一三直至日寇投降,整整14年,胡厥文为抗战付出了他全部的精力和巨大的牺牲。他没有食言,果然一直留着盈尺的长髯,终于等到了1945年日寇投降才怀着激动欢快的心情将其剃去,于是,大家亲热地将他的这把大胡子称为“抗战胡子”,传为美谈。这把胡子现今仍保存在嘉定博物馆。

    版权所有 @ 欢迎光临中国民主建国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官网!
    电话:0991-4596878    传真:0991-4516163
    邮箱:xinjiangminjian@163.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友好南路716号11楼